当下文学生态和网络文学的前景

作者:新葡金现代文学    发布时间:2020-03-14 19:50     浏览次数 :

[返回]

为推动苏州网络文学优质发展,催生更多优秀网络文学作品,由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苏州市作家协会主办的2019苏州网络文学对话会,于10月20日在苏州会议中心举行。对话会邀请了国内网络文学研究专家、知名网络文学网站负责人、著名网络作家等二十余人,围绕“当下文学生态和网络文学的前景”的主题进行对话交流。

连尚文学逐浪网副总裁李青福对付费模式作了一个观念上的更新,“在付费时代是A写作,B看书,B买单;现在的免费模式是A写作,B看书,C买单。免费模式不是让作者没有钱拿,只是读者不付钱。”他同时强调,推行免费不意味着取代付费,“免费和付费是并行的”。他还从网站角度介绍了推广免费模式的原因,“现在网文用户数字超过4亿,占网民用户的50%,但在互联网娱乐行业来说,远远低于视频、音乐的占比。网文付费的用户在增长,但增长缓慢。”免费模式是推广过程中的一种引流手段,后面会转化为付费。晋江文学副总裁刘旭东从“时长占比”分析当前网文的发展,认为现在网络文学的时长占比总体不如视频、音乐,未来网络文学可能更多的是做上游,下面再有人深加工。

开幕式上,陆菁对中国作协、江苏省作协领导以及各位嘉宾的到来表示诚挚欢迎,表示举办此次对话会,是立足于一个更高的起点上,对苏州网络作家和苏州网络文学的创作情况,开展有针对性的把脉和指导,并期待苏州的网络作家自觉把艺术追求融入时代潮流,潜心创作,精心打磨,努力创造出更多以人民为中心的,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网络文学作品,为苏州文学创作攀登新高峰作出更大的贡献。

关于网络文学写作的潮流转向,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博士后高寒凝在会上提到这么几个概念:一是数据库写作,这一概念最早由日本学者提出,描述90年代成长起来的日本年轻人对文化产品的一种新的阅读接收模式;二是人工环境,可以理解为设定,是一个人工建构规则的世界;三是梗文,梗用一个词涵盖了一个巨大的信息段。“我在研究这些新的网络文学写作潮流中发现,文字媒介可能对于未来的网络文学创作来说可能是一个障碍,文字不够用了。”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江苏省作协网络文学工作委员会主任王朔,江苏省作协副主席吴正峻,苏州市文联党组书记陆菁,苏州市委宣传部副调研员高平出席会议。

邵燕君认为谈免费模式,首先要谈付费模式给网络文学带来了什么?她回顾了网文的付费模式探索过程,是起点团队在2003年10月试行,并且也是最终成功的付费模式。之前也有人探索,但因为盗版问题,最终都没活下来。起点付费模式之所以成功,很重要的原因是粉丝经济,而这种以粉丝经济为依托的付费模式也影响了网络文学的基本形态。

2015年,根据中宣部和中国作家协会关于进一步做好网络文学创作研究工作的相关要求,不断加强作家协会与网络作家之间的联系和交流,促进苏州网络文学健康发展,苏州市作协成立了网络文学分会。市文联、作协在创作签约、职称申报、读书培训、采风交流等方面对网络文学加以引导扶持,将网络文学精品创作和人才培养逐步纳入到现有工作机制中来。近年来,苏州网络作家创作成果喜人,2018年有4人入选第三届橙瓜网络文学奖 “百强大神”,1人入选“年度十大作品获奖名单”,2019年3人入选第四届橙瓜网络文学奖“百强大神”。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江苏省作协一级巡视员王朔,江苏省作协副主席、苏州市文联主席、作协主席王尧,江苏省作协联络部主任、省网络作协副主席、秘书长吴正峻,苏州市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陆菁,苏州市委宣传部副调研员高平等出席会议。

此次网络文学对话会的举办,对加大苏州网络文学对外交流深度与广度,进一步激发苏州网络作家队伍创作潜能,不断增强竞争意识与创新能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吴正峻也就“梗文”能否成为一种趋势提出质疑,“梗文不能说就是一个未来的趋势,只能说是网络文学里面新增加的某种类型或写作模式,因为网络文学本就是最具有创新活力的文学,其网络性、创新性和时代性特征注定其会不断出现新的类型和题材,这是叠加而不是迭代,何况年轻的读者也在成长,他们的阅读趣味也会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而变化,所以,无论何种写作手法的创新,最后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内容。”

对话交流环节由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主持。主要议题包括:1、未来已来——面对网络文学的内部迭代,如何看待网络文学的新发展;2、免费OR付费?——如何看待现在一些文学网站推出的免费阅读模式;3、如何发挥网络文学优势,走出一条网文现实题材创作的新路。嘉宾们结合苏州网络文学发展实际,从不同角度进行了讨论。

未来已来——面对网络文学的内部迭代,如何看待网络文学的新发展?

而许苗苗认为,网文市场毕竟不是一个单一市场,新进来的网站和应用自然要探索吸引用户的新方式。收费不收费,是一个经营模式的拓展和探索。

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房伟认为在各种娱乐方式相互竞争的放下,网络文学的生命力和竞争力还是在内容。“网络文学近年来的发展也说明,在非现实主义题材的大爆炸发展以后,读者的审美钟摆需要一个现实性的关注,来丰富网络阅读的内容。”他提出网文的现实题材创作要在这几个方面努力:一是要有好的故事,要有非常强的代入感;二是要把体验的真实性做得更好,对内心世界和现实世界深入挖掘;三是要在注重情节性的基础上重视细节性的开发,在代入性的基础上加强典型环境的描写,在类型化的基础追求典型人物的塑造。

这样一种关于“迭代”或“转型”的看法,在会上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北京市社科院文化研究所研究员许苗苗结合自己的经历谈了对两种媒介接收模式的理解,“我认为随着技术的发展,面临的不是文字的消失,或者文字成为障碍,而是说文字的障碍不存在了。文化的意象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在各个文化群体之间传承。这不是一种迭代关系,更可能是一种多样化并存的状态。由于每个人的兴趣是有限的,我可能会过滤和选择一些东西,但并不说明其他的东西我不能理解。”

以现实题材创作为主的网络作家齐橙谈到这一话题时说,虽然目前现实题材创作总体上更活跃了,但还没有培养足够多的稳定读者。他认为这源于对老白读者的忽视,“刚刚说网文的阅读人群增长缓慢,我认为不是增长缓慢,而是流失了,有多少进来就有多少出去”。如果不重视对优质读者的培育,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是缺乏市场支撑的。江苏省网络作协副主席、网络作家雨魔认为,网络文学是整个网络生态中的一部分,要在整个生态中来思考网文现实题材的创作问题。

10月20日,由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和苏州市作家协会联合主办的2019苏州网络文学对话会在苏州举行。国内著名网络文学研究专家、网络文学网站负责人、网络作家等二十余人,围绕“当下文学生态和网络文学的前景”展开对话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