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这场学堂闹剧 写透太多家庭教育问题

作者:新葡金古典文学    发布时间:2020-01-14 10:28     浏览次数 :

[返回]

  家庭是孩子的第一所学校,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早在几千年前,大思想家墨子就告诉我们:人性如素丝,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充分说明教育特别是早期的家庭教育对一个人的深远影响。

作为贾府宗族远亲,贾代儒得到了贾府的关照,进入贾府学堂做校长兼老师,管教十几个年纪不大的孩子们。虽然贾府是个极富贵的人家,但很注重礼法。所以,即使是主子贾政,也对贾代儒这位校长兼老师很是尊重的。换言之,贾代儒或许日子贫苦一些,但因为有了贾府的照应及贾政的尊重,如果他能够教育得当、自身人品足够拿得出手,家族的兴旺也就是时间的问题。

  每个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不带着在原生家庭以及父母或直接抚养者的烙印和影响。

想一想大字不识的农村老太太刘姥姥,都能借助贾府的两次资助,得以实现小康生活的梦想。比刘姥姥多读了那么多年诗书的贾代儒,岂不更容易把小日子搞得蒸蒸日上?然而,贾代儒不仅自己窝囊穷苦一辈子,最后还混得给孙子治病的钱都没有。若不是贾府的人帮衬,大概贾瑞死后也就只能拿个草席子,随便埋葬的结局。

  在《红楼梦》的第九回中,曹公描述了一场教室混战。这场混战是因为“蹭学者”金荣的羡慕嫉妒恨,与同学秦钟之间口角之争变成了众人的混战,书本、砚台、竹竿、门栓都成了武器,富贵公子、破落少爷、顽劣小厮都成了参与者,场面一时呈鼎沸之势,不可开交。

为什么明明饱读诗书,贾代儒不仅没能做个好老师,更是将唯一的嫡系孙子贾瑞送上了不归路?我们先来看看原著里描述的贾代儒诸多行止:

  这场毛孩子们吵吵嚷嚷、推推搡搡的闹剧中,每个人的态度反应、处理方式个个不同,从这些不同的言行中透露出的却是其背后的不同家庭教育理念和方式。

第8回讲到,宁国府蓉大奶奶秦氏与其养父秦业,为了让秦钟进贾府私塾读书,可谓是用心良苦,先是争得了王凤姐的同意,又因宝玉的喜欢而轻而易举的让贾母也同意了此事。秦业与秦氏之所以千方百计让家中唯一的男孩子来贾府读书,就是为了使得原本贫苦的家庭节约一些开支。然而,事到临头,还是不可避免的花了一些银两。

图片 1

秦钟的父亲秦业“又知贾家塾中司塾的乃现今之老儒贾代儒,秦钟此去,可望学业进益,从此成名,因十分喜悦。只是宦囊羞涩,那边都是一双富贵眼睛,少了拿不出来;因是儿子的终身大事所关,说不得东并西凑,恭恭敬敬封了二十四两贽见礼,带了秦钟到代儒家拜见”。本来贾府的私塾一应费用,都是“凡族中为官者,皆有帮助银两,以为学中膏火之费”,贾代儒的薪水已经得到了很完美的解决,换句话说,贾府给贾代儒的工资,足够他们一家老小的生活费用了。所以秦钟来入学就不必再破费了。可是,秦业大概听到了什么传言,认识到这个“二十四两贽见礼”是无论如何少不了的,而且还必须“恭恭敬敬”亲自送上门去。

  三观不正的家长与莽撞愚懦的孩子——单亲家庭的金荣

这里虽然没有写贾代儒是怎样的态度收了秦业的贽见礼,但由此不难看出,贾代儒也是贪图便宜之人,只要有礼收,绝对不会拒绝。不可否认,有的人收了礼会好好办事,而贾代儒即使收了礼也没能做个尽职尽责的校长兼老师。

  金荣是这样闹剧的始作俑者,他对学堂内的香怜和玉爱两个同学与秦钟的过分亲密嫉妒万分,出言挖苦污蔑,进而把宝玉、贾瑞、茗烟等人都牵涉其中,惹下了一场学堂闹剧,最后又不得不给秦钟磕头道歉平息此事,可谓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第9回,“嗔顽童茗烟闹书房”,想来不是私塾里的第一次闹事,尽管这场闹剧的直接原因是由于这日贾代儒有事回家,将学中之事委托长孙贾瑞代管所致,但一棵树的树根坏死掉,绝非一朝一夕造成的。因此,私塾闹剧只是长期管教不当而演绎出来的一个片段而已。正所谓“管中窥豹略见一斑”:“原来薛蟠自来王夫人处住后,便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不过是‘三日打鱼,两日晒网’,白送些束修礼物与贾代儒,却不曾有一些儿进益,只图结交些契弟。谁想这学内的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穿吃,被他哄上手了,也不消多记。”

  金荣是贾府私塾中蹭学上的关系户之一,背景不强、关系也不硬。他的姑姑是璜大奶奶,是贾氏同族的一个破落户,“守着些小的产业,又时常到宁荣二府里去请请安,又会奉承凤姐儿并尤氏,所以凤姐儿尤氏也时常资助资助他,方能如此度日”。

若是一个认真负责的校长兼老师,就算水平一般,学生们也不至于一个个假借一些名头来私塾里混日子。学内的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穿吃,贾代儒这位校长兼老师,又何尝不是图薛蟠的银两而纵容之?

  通过破落户姑姑而得来的珍贵学习机会,金荣并未珍惜,在学堂里贪慕虚荣,成了薛蟠的“契弟”。不求上进的他,如果把精力放在学习上,怎会在意谁与谁关系好、谁与谁偷偷出去说了悄悄话,更不会引起学堂里的闹剧。

所以,贾代儒不仅白读了诗书,变身一个愚昧教书先生,更是个完全没有责任心、整日混吃等死之人。第89回很明确的指出贾代儒不是个负责任的先生。有一天“晚间放学时,宝玉便往代儒托病告假一天。代儒本来上年纪的人,也不过伴着几个孩子解闷儿,时常也八病九痛的,乐得去一个少操一日心。况且明知贾政事忙,贾母溺爱,便点点头儿。”此时,贾政亲自送贾宝玉入学到现在,不过才两三个月光景。但依托贾府照应的贾代儒,早把贾政的当面嘱托忘得差不多了,反正“贾政事忙”,无暇过问,自己“乐得去一个少操一日心”。因为贾老师对于教书先生的职责认知,仅限于“也不过伴着几个孩子解闷儿”罢了。

  金荣是生长在单亲家庭之中,父亲早亡,母亲独自拉扯其生活。他平时在学堂中的不争气表现、他在闹学堂中莽撞与懦弱,与他的母亲有直接的关系。

试问,如此态度来教书育人,何以教出好学生来?至于后来榜上有名的贾兰,那是特例,是人家母亲管教得当,与贾代儒没太大关系。那我为什么说贾代儒的教育方式,害了儿孙两代人呢?

  当金荣在学堂闹剧中,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之后,其母金寡妇的一番说辞,明显地暴露出她在引导教育金荣中的偏离和错误。

书中没有提及贾代儒的儿子、即贾瑞的父母是如何离世的。但从贾代儒教育贾瑞的方式来看,他对贾瑞父亲大抵也是非打即骂,属于过分严苛的专制型教育,其明显特征表现方式为:惩罚,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而不是视情况再定惩罚与否之事。而惩罚分为两种:一种是肉体上的,具体表现为不准吃饭、不准睡觉、打板子、罚跪等方式。一种是精神上的冷暴力,其多半为故意疏远和专制语言。

  金寡妇觉得金荣去上学后,最令她满意的是“茶也是现成的,饭也是现成的,家里也省好大的嚼用呢”。而省下的开销,是被安排满足金荣“爱穿件鲜明衣服”的追求物质享受的需求,而非用于笔墨纸砚书籍的学习和精神的需求。

而专制型,是指贾代儒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他认为这件事是对的,就是对的,他说是错的就是错的,任何人都不准违背他,就算有理,也绝对不允许跟他据理力争。所以,贾瑞一夜未归,贾代儒根本就不给解释和喘息的机会,而是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打了贾瑞三四十板子,又罚他不准吃饭,并跪在院子里读书,补出十天的功课来。

  这样的生活目标设置和教育引导,怎能培养出志向远大的孩子,难怪金荣在私塾中不是专注于学习,而是把精力放在了谁和谁挤眉弄眼的无聊之事上。

所以,可以脑补一下贾瑞父亲在世时,也一定经常被贾代儒打骂与惩罚。如果再从遗传学上来讲,没准贾瑞的父亲年轻时也是个深陷情或欲之中的男子,加上贾代儒过度严苛的专制型教育,使其身心俱疲,早早亡故。之后,好不容易把孙子给养大了,未料到也早早离世。所以,是贾代儒害死了自己的儿孙。这天下之大,真正能抵得住身心折磨的人,并不多。不管你有多么想荣耀家族或建功立业,都悠着点,千万不要辛辛苦苦把儿孙养大,却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结局。

  更匪夷所思的是,金寡妇把儿子成为薛蟠的“契弟”,一年能有三四十两的银子作为荣幸。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遇见!

  所谓的“契弟”,也就是同性恋对象,是一个非常不光彩的称呼。这样三观不正的母亲怎会教出积极上进的儿子呢?

原创不易,感谢你的点赞、打赏与转发!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三观端正的父母给孩子灌输的是正能量,孩子言行举止、待人接物才能走上正确的轨道;反之,父母的三观不正,孩子很容易就会走上邪路。

红楼幻梦之林黛玉

图片 2

红楼幻梦之薛宝钗

  老来得子的父亲与退缩回避的少爷——老来子秦钟

红楼幻梦之王熙凤

  秦钟是宁国府贾蓉之妻秦可卿的弟弟,当然两人是异父异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是伦常关系上的姐弟,但是二人关系和好。

红楼幻梦之贾探春

  秦钟之母早丧,是父亲秦业独自一人拉扯着秦钟长大。二人在书中出现时,父亲秦业已是年近古稀之龄,而儿子秦钟仅到了束发之年。同样的年龄差距如贾母和宝玉,二人却是祖孙关系,而秦业和秦钟却是父子关系,秦钟是秦业的老来子。

红楼幻梦之宝黛爱情

  在与金荣发生口角,还被打破了头之后,秦钟是流着泪、委屈巴巴地嘟囔着:“有金荣,我是不在这里念书的”。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1)

  他的应对危机和麻烦的方式是逃避,离开这个让他感到不舒服的环境,而不是去竭力的反抗和回击。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2)

  显然,他的后台虽然比不上正经的主儿宝玉,却是宁府正经少奶奶的弟弟,怎么都比金荣那破落户姑姑强几百倍了。他为什么选择逃避呢?我们且从他“老来子”的身份谈起。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3)

  自古以来,老来得子都被视为一件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父母对这个迟来的孩子会倾注了无限多的呵护和疼惜。何况在秦钟之前,秦业因为无儿无女曾向养生堂抱养了一双儿女,儿子却不幸夭亡了。之后,秦业五十多岁才得了秦钟一根独苗,更是爱如珍宝的。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1)

  得了秦钟之后,秦钟的母亲又去世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年迈的秦业独自拉扯着独苗儿子度日,所以秦业对秦钟的宠有多了一层单亲家庭的补偿之爱。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2)

  爱之愈深, 护之愈切,被过度保护的秦钟生的像女孩一样腼腆胆小,羞羞怯怯的,遇到伤害,无力反抗,只有退缩。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3)